网站新动态:
太阳能地图
黄鸣:那一年我成了行业公敌访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
http://www.tyn99.cn 2014-08-07 10:31:03

  太阳能光热行业曾经炙手可热,在家电下乡的政策扶持下,太阳能热水器企业在2012年攀上高峰,随后急剧下挫,被视为行业大衰落。皇明太阳能曾是中国太阳光热行业的领军者,但如今成为了行业的“搅局者”,连续11次高调曝光太阳能行业的潜规则和存在的问题,引来褒贬不一的各类评价,皇明掌门人黄鸣(微博)也因此获得了“黄老邪”“太阳能疯子”的称号。

  从2012年开始,或者更早,皇明就提出要转型,甚至喊出“逃离太阳能”的口号,但在外界看来,皇明的举动只是一种姿态,而非真正的转型。2014年7月26日,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皇明的坚持曝潜与转型在同步进行,曝潜是为了挽救行业危局,而转型已经找到了出路,除了产品的创新,更探索出了未来的商业模式,虽然它不代表太阳能未来的发展方向,但黄鸣认为自己正在重塑太阳能行业。

  曝潜是为了还消费者知情权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前不久你刚刚进行了第11次曝潜,有人说你是为了博取眼球,也有人为你叫好,你持续曝光太阳能行业内部潜规则的目的是什么?

  黄鸣:我的曝潜涉及方方面面,从大的方面说,我希望能起到净化中国商业环境的作用。就太阳能行业而言,皇明现在做的是还消费者一个知情权,让消费者知道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,什么是标准,怎么去选择。还有就是告知房地产开发商和其他太阳能工程应用机构,如宾馆、医院、企事业单位,作为工程招标单位,应该搞清楚太阳能最基本的底线,将这个底限作为招标参照,不能只追求低价。

  上次我曝光称90%的工程是垃圾工程是有依据的,在全国20多个省市,当地政府要求开发商必须给30层以下(之前是20层以下)的商品房安装(阳台壁挂)太阳能热水器,因此开发商不得不做,但他们本身不情愿,就采用最低价招标,验收完成后再拆除。即使不拆,也是采购极其低廉的产品,我们现在阳台壁挂的产品,最低也要4000元,但很多工程采购才两三千元,连成本都不够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为什么行业曝潜是由皇明来做?

  黄鸣:自从曝潜以来,不认识我的人都为我叫好,觉得应该做,但凡与我有瓜葛的人都反对我曝潜,他们的理由很简单,应该做,但不应该是皇明做,成为行业另类对企业不利。

  我是搞技术出身的,对质量的苛求与我的经历有关,我大学学的是石油钻井机械,我的实习报告是有关石油钻具、石油钻井设备的损害、磨损,以及造成事故的机理,因此当时我看到这个行里因为机械设备原因造成的非常惨烈、严重的事故很痛心。

  从大学毕业到进入太阳能行业之前,我一直在石油机械领域工作,参与了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石油钻井机械改造,有机会与大型跨国公司接触,他们的制造理念,对质量的控制,让我感触很深,我也意识到质量有多么重要,材料的使用有多么重要,服务有多么重要。

  如果行业不行了,我是什么心情啊,谁都知道我搞太阳能科普万里行,第一次在央视做广告,中国太阳能热水器占全世界的76%,几亿人用上太阳能。如果这么好的一个行业就这么垮了,我不甘心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曝潜对行业规范起到作用了吗?

  黄鸣:起到多大作用了我不敢说,但至少太阳能行业的“强制安全标准”制定推进有了起色,2012年我提出要制定太阳能强制安全标准的时候,受到行业内的一致反对,我成了行业公敌,连行业协会的人都不支持我。但现在反对的声音少了,至少行业大佬们是支持的。

  行业主流企业在强制安全标准问题上的态度变化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整个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衰落,由于缺乏安全标准,太阳能热水器品质无下限,行业无门槛。

  当时有同行质疑我是想用高标准打击其他企业,但不能失火、不能漏电、不能冻堵、水箱不能漏水,这算高标准吗?我想安全标准应该是最底线的标准,创新、节能不可以对人造成伤害。

  太阳能“成也农村,败也农村”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数据显示,自2010年以来太阳能光热行业发展增速放缓,2012年行业总产量增速为11%,2013年行业总销量的增长跌至历史新低,仅3.3%,你怎样看待现在的太阳能热水器行业?

  黄鸣:很不景气,各大企业在城市里的专卖店都在大幅减少,农村市场也在萎缩,由于前些年的质量问题积累,用户体验不好,老用户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都改用电或燃气了,没有回头客,新的消费群体开发不出来。

  2012年可以视为一个转折,那是家电下乡、太阳能热水器下乡的最后一年,之后太阳能热水器一直在走下坡路。家电下乡之初,商务部来找我了解情况,我就强烈反对太阳能热水器下乡,我认为农村的使用环境复杂,难以应对漏水、漏电、冬天不能使用等问题,硬是将时间推迟了半年,遭到同行一致指责。

  当年我就告诫同行们“成也农村,败也农村”,事实证明我说的是对的,现在农民用腿来投票,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,原来的用户都在改用电热水器和燃气热水器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你认为太阳能光热行业应该如何自救?

  黄鸣:我认为长期来看,太阳能光热行业的前景很广阔,太阳能热水器不会衰落,反而市场对热水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,包括太阳能供暖,尤其是在南方没有集中供暖的地区,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,关键是要挽回民心。

  无论是电还是燃气,甚至是空气能热水器,都无法做到零能耗,相对而言太阳能的优势更大,而且从技术上来说,光热转换率已经达到了50%~60%。我认为将来在热水领域,太阳能将是主流。问题是太阳能现在的低迷是不合理的,它应该与电、燃气三足鼎立,我的理解是,这是市场对太阳能热水器过去野蛮生长的报复。

  我相信强制安全标准能挽救太阳能热水器,燃气热水器的强制安全标准救了这个行业,我相信太阳能热水器领域也将如此,但挽回市场还需要时间。此外,太阳能行业需要创新,不仅仅是纵向的技术创新,还要有横向的领域拓展,营销模式的创新。

  互联网非万能模式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皇明在2012年即提出转型,你自己也说“逃离太阳能热水器”,现在转型进展顺利吗?

  黄鸣:皇明这几年一直在做各种零散的创新,在同行看来也不是真正的转型,但现在我们主要开始做未来屋,集成了太阳能的各项技术,可以用十年磨一剑来形容,我们找到了发展的方向。

  可以将未来屋理解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,一般来说,去专卖店买太阳能热水器的消费者,不会买其他的,如果将各种太阳能创新产品搬到大卖场去展示,就成了给别人打工。未来屋集中展示各种太阳能产品,包括太阳能发电、太阳能门窗、太阳能热水器等,而且可以引进其他的节能环保产品,终端的变革带来角色的转变。

  未来屋的建设主要选在主流城市的各大景区,针对的消费者有一定经济实力、对节能环保有了解的群体,应该要占到总人口的5%~20%。目前已经在做的有几十个,主要集中在山东境内,在谈的有几百个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2012年之后外界频传皇明由于筹办大型活动、进军地产业,耗费巨额资金,加上太阳能热水器主业的收益一直收缩,导致资金链出现危机,并质疑皇明的转型会受资金短缺所困。上述传闻属实吗,皇明转型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吗?

  黄鸣:2010至2012年,皇明投了16个亿做太阳谷和举办世界太阳城大会,也在房地产领域进行了投资,当时确实有些吃力,但现在我们不缺钱,皇明现在1500个商标,总体效益还不错。

  太阳谷过去被戏称为太阳空谷,但现在已经没有空地了,全都进驻满了,它相当于是一个类似万达的商业地产,也是一个旅游区,我们的微排国际酒店经营得也很好,应该说在外界看来是砸钱的项目已经在产生回报了。

  皇明将大量资金投入到产品的创新研发上,未来屋里面有1000多项专利,产品种类很丰富,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始向加盟商和经销商收费,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,我们是没法做到这一步的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:皇明的转型能代表整个太阳能行业的发展方向吗?

  黄鸣: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,产品创新的阻力非常大,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后,好卖吗?能赚钱吗?非常艰辛,而创造一个新的品类,比在一个产品上创造新的技术和新的卖点要强百倍。

  现在大家都在说互联网思维,羡慕电商的高额成交量,但在我看来它们是在用创新的营销方式来卖非创新的产品,而且价格非常低,制造商获得的利润很有限。在电商冲击下,传统制造商完全找不到出路。

  我认为真正的创新,首先是线下体验,然后是线上或者线下成交。每个行业、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独特之处。未来屋是一个特定的企业,根据自己特定的情况,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之下创造出一个特别的商业模式。

  未来屋的模式不能代表太阳能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,因为皇明的转型和创新,别人难以复制,但可以给其他企业很大的启发,我相信其他企业也会找到新的出路。我希望为太阳能行业寻找到一片新的天地,逼着其他人跟着做,去创新,拓展新的领域,将来的营销、经营、商业模式,是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,没有统一的模式。

  老板秘籍

  1要创造新的品类

  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,产品创新的阻力非常大,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后,能赚钱非常艰辛,而创造一个新的品类,比在一个产品上创造新的技术和新的卖点要强百倍。

  2传统制造商完全找不到出路

  大家都在说互联网思维,羡慕电商的高额成交量,但在我看来它们是在用创新的营销方式来卖非创新的产品,而且价格非常低,制造商获得的利润很有限。在电商冲击下,传统制造商完全找不到出路。

  3关键是要挽回民心

  长期来看,太阳能光热行业的前景很广阔,太阳能热水器不会衰落,反而市场对热水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,包括太阳能供暖,尤其是在南方没有集中供暖的地区,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,关键是要挽回民心。

  黄鸣

  江苏泰兴人,1982年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,1995年负债近百万元创办皇明太阳能公司并担任董事长,同时身兼国际太阳能学会(ISES)副主席、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、中国节能协会副理事长等职,被选为第十届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被国际可再生能源界誉为“中国太阳能产业化第一人”。

文章关键字:
©中国太阳能网 版权所有      浙B2-20080131-1      工商执照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生意宝(002095)